主页 > X人生活 >神秘MagicLeapOne终于开卖!究竟实现多少体验画了哪 >

神秘MagicLeapOne终于开卖!究竟实现多少体验画了哪

神秘MagicLeapOne终于开卖!究竟实现多少体验画了哪

Magic Leap One Creator 版本正式在美国地区发售,售价 2295 美元起。

早已经习惯了 Magic Leap 的拖延,好不容易等到他们出货了,笔者已经没有激动的感觉。可能是此前的「概念影片」以及 CEO 的推特让人平白激动好多次吧。

现在, ML One 的硬体参数终于出现了,同时,已经在一个週之前体验过 ML One 的几家外媒记者都不约而同发了评测。 

外媒大多都表示不如预期、不如影片效果、不如推特上的吹嘘,但是,几乎都认定 ML One 是现在最好的 AR 眼镜。

硬体

再重複一下基本结构, ML One 的外形是蒸汽庞克风,採用了分体式的设计,包含  AR 眼镜  Lightwear,一个 6Dof 把手和一个可以别在腰间的处理器 Lightpack。

在上个月的 twich直播我们已经知道了 ML One 採用 NVIDIA Tegra X2 多核处理器,包含四核 ARM A57 CPU,双核 Denver 2 CPU和基于 NVIDIA Pascal 的 GPU,具有 256 个 CUDA核心。硬体配置看起来很强大,更具体参数放文末了,读者可自行参考。

动态聚焦 &光场

谈起 Magic Leap 的内容和交互体验,体育馆里一跃而起水花四溅的大鲸鱼、手掌里栩栩如生的大象、办公室里可以躲在桌子腿后面的机器人,这些「概念影片」里的画面能一下子跃然眼前。然而,上个月 Magic Leap 在直播里展示了 ML One 开发者套件的第一个教学内容 Dodg,这个看起来不那幺真实的小怪兽只会拿着石块砸人。

因此, MIT科技评论记者 写到:「所以当我今年夏天被要求回到佛罗里达州尝试 ML One之前,我已经準备好要签署保密协议以及混淆和非常粗糙的视觉效果。」

The Verge记者 下笔就陈述了自己的失望。当你要描述 AR,首先需要描述一些现实中不可能存在的事物,比如说在一个现代化的办公室中出现一个迷你的小恐龙。Magic Leap One 似乎就是要完成这样的使命:让他相信这个不可能存在的东西。然而当上个月当  Magic Leap 邀请他去总部时,一切并不像他所期望的。

虽然 MIT 科技评论记者和 The Verge 记者都认为 ML One 是目前最好的 AR 眼镜,但是 The Verge 记者表达的失望看起来要多一些。

Magic Leap 一直以自己逼真的光学效果着称,希望能还原现实物体的光线,带给人眼自然的感受。当大家批评直播中的 Dodg 看起来不逼真时, CEO Rony Abovitz 还特意发推特说, 2D 的影片展现不了光场效果,只有佩戴上眼镜才能感受到,那幺实际表现如何呢?

MIT 科技评论记者描述到,当她佩戴上 ML One,她看到海龟在房间里飞来飞去,戳它们的时候还留下了小小的气泡,她还开枪射击了从墙上出来的机器人。总而言之,视觉效果清晰生动,在某些情况下,我能够同时看到几个位于不同深度的数位影像。

Magic Leap 没有向 MIT 科技评论记者解释其光学原理,只说了个大概,基本上,光线透过 AR 头显内建的波导片,波导片将光线引向人眼,以这样的方式创造了一个光场的数位模拟,所有光在一定体积的每个方向上传播。 Abovitz 说,使用 ML One,用户应该能够从近距离清晰地看到 3D 影像,在远处也一样。”

Magic Leap 的光学是其最为晦涩的部分,也是最核心的部分。在此前的光波导文章中,人眼能看到物体是因为接收了物体从各个角度发射的光,人眼会根据物体的远近来调节焦距,产生深度资料,形成 3D 立体效果。现在的 VR/AR 大多数採用的左右萤幕提供不同的像,利用双目视差形成 3D 效果,这样会产生视觉辐辏调节冲突,带来眩晕的感觉,同时,虚拟影像是没有深度资料的。

从 MIT 科技评论记者的描述看来,确实有不同的深度,但是她添加了限定词,「在某些情况下,也就是说这个效果目前还不稳定。」 The Verge 的记者也谈到了这一点:「 Magic Leap 理论上具有多个焦平面,使得眼睛观看虚拟物体的方式比其他 MR 眼镜都更自然舒适,但是由于这些图像对我来说不够真实,无法判断它的效果如何。」

Magic Leap 的光学部分还有一点值得注意就是,其如何还原物体表面各个方向的光线?这一点,已谘询了上海科技大学虚拟实境与视觉计算中心曹煊博士,在他看来,如果是多层光波导是可以实现这个效果的。但是,具体的技术依然不得而知。

Magic Leap 称其光波导为「光子晶片。然而,当我试着蹲在椅子后面看它们是否会消失的时候,机器人的形像有点弯曲并且跟着我变动,而不是被家具正确遮挡。”

在去年 12月时, 滚石的记者的测评 里写到:「我走过去绕着 Gimble,从不同的角度观察它,但它仍然静静地徘徊在我的视野中,周围的世界也依然存在,但我无法透过它看到周围,这就好像它的确有实质的重量一样,完全不是一个平面的影像。」

在滚石记者的描述下, ML One的虚拟内容 Gimble 是不透明的。

The Verge 的记者称, 「当佩戴上 Magic Leap 后,我看到了一只 3D 的恐龙,但当我靠近时,虚拟恐龙的影像会被切割,当有人经过时,可以透过虚拟的恐龙隐约看到人像。头显也并不能感受相对距离,并不会出现恐龙被一个人遮挡在后面的效果」

物体究竟能看起来多有质感?或许由于这个体验或许过于新颖,大家评价标準不一。要亲自戴过后才知道。

MIT 科技评论记者还写到,「还有一些小问题。当我快速摇头时,视觉效果往往看起来很清晰并且保持不动,但当我四处走动时,它们有时会分裂成红色,绿色和蓝色。 Sam Miller 是系统工程团队的创办人和领导者之一,他告诉我这是一个调整不同部分的硬体和软体的问题。」

介面 &互动

Magic Leap 的定位是打造消费级的 AR 眼镜,儘管现在先一步推出的是只有开发者能申请的创造者版本,主要的目的是为了丰富应用,也是为了打磨介面和互动。

AR 眼镜如果想要替代手机,轻鬆直观的介面和互动必不可少。

Magic Leap 以其硬体而闻名,但是其 1,500 人的公司中也拥有大型软体团队, Magic Leap One 拥有功能性作业系统和启动应用程式套件。

其作业系统是基于 Linux 的 Lumen,看起来像一系列漂浮在半空中的球,附带一个名为 Helio 的网路浏览器 ;带有全息聊天系统的「社群套房」 ;一个名为 Magic Leap World 的应用商店、图库、用于固定和观看虚拟萤幕的系统,以及来自新西兰特效工作室 Weta Workshop 的蒸庞克射击游戏「Dr. Grordbort's Invaders」的示範影片。 

如果可以把所有资讯直接显示在你眼前,你还会冒着颈椎病的风险选择低头刷手机吗?手机的大萤幕是一个伟大的发明, AR 眼镜的互动则是手势、语音等方式。

从直播的 Dodg 内容来看, Magic Leap 可以辨识多种手势姿势,在互动上面下了不少功夫。

还有一些细节。 Magic Leap 有两个不同大小不同瞳距的版本,没法直接带着近视眼镜,但是佩戴起来很舒适。像所有混合实境公司一样, Magic Leap 最终希望製作一副可以随处佩戴的普通眼镜。目前,耳机只能保证在室内工作,它包括蓝牙和 Wi-Fi 天线,但没有行动数据选项。 AT&T 已经承诺出售具有无线数据计划的未来版本,而 Abovitz 表示您可以在外面使用当前版本「风险自负」。「我们想教人们如何开始过这样的生活。你不会突然想让人们穿过街道」他说。

最大挑战:内容

如果之前 Magic Leap 不画下那幺多的大饼,他们现在会不会更被看好?但是,转念一想,如果他们当时不画大饼,哪儿来钱从零开始做起?没有钱如何赶超比他们领先几年的 HoloLens,吹牛逼说要实现大的飞跃,最后做出一个只比 HoloLens 好一点的产品。

The Verge的记者写到:「虽然从其他各个方面, Magic Leap 已经是我体验过的 AR 头显中最好的一个,也比透过苹果手机的萤幕去看 AR 模型的效果强很多,但是这绝对不是 Magic Leap 所吹捧多年的重大飞跃,它只是比现有的产品好一些而已。 Magic Leap 所获得的资源明显与其所产生的产品不相符。」

她也谈到, Magic Leap 现在最大的限制可能是其内容。很多 ML One 中的内容都在不断揭露技术的局限,比如,一些内容是关于水下体验,可由于视场角不够大,无法得到这种体验。到目前为止,也没有任何内容真正达到科幻场景级别。

苹果发表 ARKit 时,也发表了一系列的操作说明,给出了很多的限制。在这些限制之后,开发者已经很难开发爆款 AR 应用程式,这是 ARKit 发表接近一年还没有普及的原因。

Magic Leap 亦然。内容和硬体的结合是 Magic Leap 和开发者要共同探索的事情。但是, MIT 的记者写到,「 Magic Leap 现在面临着巨大的挑战:说服开发人员为一种新的计算方式製作引人注目的内容,而如何去实现这一点,我的感觉是公司本身并不知道答案。」

目前, Magic Leap 官方放出了几款内容:《Invader》就是射击机器人的游戏;《Tonandi》中有大量奇异视听内容,可以根据音乐来创造视觉效果;《Create》是一款创作类内容,用户自定义虚拟场景和物体;《Social》是社群应用程式,可以自定义头像,支援多人互动。

继续画大饼

 在邀请媒体体验时, CEO Abovitz 又接着画了一些大饼。比如, Magic Leap 以后会有「生物指标」功能,AR 头显能感应你的呼吸、心跳、叹气以及其他生命徵兆。

其次, Magic Leap 还想以一些非常奇怪的方式改变我们与电脑的关係。他们正在致力于双 AI 助理,一个用于执行低阶任务,一个与人类和平相处。 Abovitz 介绍到:「如果你违反了条款和条件,而且你对 AI 非常粗鲁,我们的一般思维过程就是你可能会失去访问权限,而你可能不得不重新获得访问权限。」

显然, Magic Leap 在探索 AR 与 AI 的结合。 AR 其实更多的是输出,而 AI 才能解决输入,才有一个完整的互动体验,这也是其他公司正在做的事情。

最后, Abovitz 认为:「无论如何, Magic Leap 还是会比大多数人想像的要酷」

附 Magic Leap One Creator 版本 详细参数:

Magic Leap One Lightpack

CPU:英伟达 ParkerSOC;2 个 Denver 2.0 64 位内核 + 4个 ARM Cortex A57 64 位内核

GPU:英伟达帕斯卡;256 个 CUDA 内核 ;

图形 API:OpenGL 4.5,Vulkan,OpenGL ES 3.3+

记忆体:8 GB

容量:128 GB

功率:内建可充电锂离子电池;连续使用长达 3小时;续航力根据使用情况而有所不同; 45 瓦 USB-C PD 充电器

连接:蓝牙 4.2, WiFi 802.11ac/b/g/n, USB-C

Magic Leap One Lightwear

音讯输出:板载扬声器和 3.5mm插孔,带音频空间化处理

音讯输入:语音 +真实世界音讯

Magic Leap One Control

触觉: LRA 触觉设备

追蹤:6DoF

LED:带扩散器的 12-LED环

功率:内建可充电锂电池;连续使用长达 7.5 小时; 15 瓦 USB-C 充电器

其他输入: 8位解析度 Trigger Button;Digital Bumper Button;Digital Home Button

相关推荐